中國古代神話故事的起源

Nov23

中國古代神話故事的起源

時間:2018/11/23 23:01 | 發布:歷史 | 分類:神話故事

遠古人民表現對自然及文化現象的理解與想象的故事。它是人類早期的不自覺的藝術創作。神話并非現實生活的科學反映,而是由于遠古時代生產力的水平很低,人們不能科學地解釋世界、自然現象和原始社會文化生活的起源和變化,以他們貧乏的生活經驗為基礎,借助想象和幻想把自然力和客觀世界擬人化的結果。

神話的創作與遠古人民爭取生存、向自然力抗爭的活動緊密結合在一起,與遠古的生活和歷史有密切關系,往往表現了遠古人民對自然力的抗爭和對提高人類自身能力的渴望。馬克思說:“任何神話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神話是“通過人民的幻想用一種不自覺的藝術方式加工過的自然和社會形式本身”。

遠古人民結群而居,在集體勞動和共同生活中,創造了原始工具、木刻符號、圖畫文字、原始的音樂和舞蹈,同時也創作了原始神話。神話產生于原始氏族社會,并伴隨漫長的歷史進程,不斷創造和發展。中國早在原始群和血緣公社時期已開始了石器文化的創造。舊石器時代中晚期,人征服自然的能力有所增強,活動范圍也日漸擴大,學會靠人類的活動增加天然產物。考古發現一再證明,在漫長的舊石器時代,中國西北高原、華北平原、長江流域、東南沿海都有遠古人民活動的遺跡。至新石器時代的中晚期,則進入母系氏族社會高度發展的階段,在中國黃河、長江流域,這種以母系血統維系的母系氏族公社更發展到全盛時期。因此,在中國古代神話中出現了不少女性神話人物,如女媧、羲和、西王母等。在母系氏族社會,婦女不僅在生產上起主要作用,而且成為原始聚落中胞族的軸心。她們常常被說成是人類及萬物的創造者。父系氏族社會建立之后,原始藝術中又出現了男性神話人物形象,而在許多神話人物之間,也便相應地出現了輩分和譜系。氏族間的聚居和合并出現了部落或部族。部落、部族及聯合部族的出現,帶來了部落或部族間的爭戰,構成了反映不同部落或部族間關系神話的產生基礎。家長奴隸制、部族軍事民主制及部落間的爭戰,為古代神話及英雄史詩提供了重要的素材和藝術想象的土壤。中國神話中的共工與蚩尤之戰,黃帝與蚩尤之戰,以及黃帝集團與炎帝集團間爭戰的神話,大都具有這種性質。其表現則是借助人類早期的幼稚的想象和對自然與社會現象的理解。構成幻想的情節,并被認為是曾經發生過的真實的存在。

神話中的主人公(神)盡管常常是人間奇跡的創造者,但他們也常常遇到挫折和厄運。它反映了神話幻想的現實制約性。

原始神話是人類童年時期特有歷史條件下的產物,是原始人對自然和社會的一種認識形式。它反映了人類早期的思維活動。處于蒙昧時代的遠古人民,其對客觀世界的認識水平,不能超越其生產力低下的狀況和對自然抗爭的無力狀態。因而在對自然和社會現象的觀察中,便多是直觀、猜測和臆想。在社會生產力水平和人類智力高度發展的情況下,原始神話一般不再產生。但由于社會的發展和人們的文化知識程度的不平衡,在一些實踐上還不能有效地控制自然,和在認識上不能科學地解釋世界起源和自然現象變化等的地區和民族,神話性的幻想仍不可避免,或不能完全避免。但這些作品與原始神話是有著一定的區別的。


神話中有遠古人民種種幼稚的思索和追求,多方面地反映了原始人的宇宙觀。其中往往寓含著原始科學、原始哲學、原始宗教的因素。相信有超自然的主宰,相信萬物有靈,相信靈魂和神靈的存在等種種原始觀念和意識,以及圖騰崇拜、巫術信仰、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等組成遠古人民世界觀的因素。在神話中,一切自然現象乃至某些社會存在都被看成是有生命的,都被賦予人的特點和超自然的能力。神話中的奇禽奇獸、怪神怪物以及氏族神、部落神、雷神、雨神等夸張與想象的形態,都不能和這些觀念分開。神話中對于人和動物、人和自然、自然與自然之間的某些因果聯系的認識與想象,是作為處于神話時代的人們意識形態的種種表現而存在下來的。

早在公元前的先秦古籍中,如《山海經》、《左傳》、《國語》、《楚辭》以及《呂氏春秋》等,中國著名的古典神話已得到記載。漢代及三國的《淮南子》、《史記》、《漢書》、《吳越春秋》、《三五歷紀》等,以及魏晉六朝的《搜神記》、《述異記》等書中也都有許多古典神話的記錄。這中間,《山海經》保存的神話最為豐富,而且接近古代神話的原貌。諸如女媧、常羲、夸父、精衛等神話以及羿、鯀、禹、黃帝和蚩尤的神話,刑天、帝俊神話、西王母神話以及關于日月山、昆侖墟、各種自然神和奇異的族國等記述。在這些記載中,呈現出許多英雄神、始祖神、創造神以及自然神、統治神、反抗神等豐富多采的神話人物形象。他們各具性格,多彩多姿,活動在古代幻想藝術世界之中。這些不同時期的文獻所記載的古典神話,以部族神話為主體,具有地域性和部族的差異性,各有不同的產生區域和傳承范圍。按地域系統,大體可分為西方昆侖神話、東方蓬萊神話、南方楚神話及中原神話等。按所表現的內容,有關于天地開辟、人類起源的;有關于日月星辰、自然萬物的;有關于洪水和部族戰爭的;還有關于工藝文化的。這些神話在古代人的幻想解釋中多方面地說明了天地宇宙、日月星辰、山川草木及人類、民族的由來,呈現出我國古代人對天地萬物的天真美麗富有趣味的藝術想象。

中國開辟神話在文獻記載中具有極強的幻想性。女媧是北方神話的開辟神,盤古則為南方神話的開辟神。女媧是摶土造人的始祖,盤古則以他巨人的身軀化生天地萬物。女媧在“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復,地不周載,火焰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的情況下,還“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挽救了一個即將毀滅的世界,成為人類的再造神。圍繞女媧補天的神話,還有共工怒觸不周山等許多動人的情節。中國洪水神話漢族記錄最早,少數民族的則比較晚近,大體可分為南北兩大系統。南系洪水神話多有雷公出現,雷公為洪水的制造者,因而在神話情節中常常展開與雷公的斗爭。北系洪水神話多與共工相聯系,共工怒觸不周山成為洪水泛濫的根源。后期記錄的洪水神話與兄妹婚型神話常常結合在一起,而洪水后成婚的兄妹,又往往被說成是遠古的伏羲、女媧乃至盤古。早期神話對兄妹婚似沒有非議,后期神話則對兄妹的結合造出許多解釋的理由,以說明其出于不得已或取得了上天的允許。這反映出歷史上存在過的兄妹婚,已失去其合法地位。這類神話的主旨在于表達“洪水遺民,再造人類”的過程。它把洪水故事與血緣婚相結合,具有重要的文化史意義。唐李亢《獨異志》中,較早地記載了中國兄妹婚型的神話。如:“昔宇宙初開之時,只有女媧兄妹二人,在昆侖山,而天下未有人民,議以為夫妻,又自羞恥。兄即與其妹上昆侖山,咒曰:‘天若遣我兄妹二人為夫妻,而煙悉合;若不,使煙散’。于煙即合,其妹即來就兄,乃結草為扇,以障其面。”其形態,尚未與洪水神話結合。


《山海經》、《開筮》、《國語》等古代文獻中記載的鯀、禹神話,塑造了中國古代兩位治水英雄。鯀在洪水滔天時竊了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被殺于羽郊,三歲不腐,孕育出一位繼續平治洪水的禹。禹疏導河川,平夷山岳,以更堅決的意志,在黃龍、玄龜的幫助下,獲得成功,反映了古代勞動者征服自然的偉大胸懷。日月星辰神話,在古文獻記載中有巨人化生說和神生日月說兩種。在神生說中,羲和被認為是日月的母親;太陽又被想象成為可以浴于咸池,登上扶桑,運動于水、樹之間的形象。太陽常常與烏相聯系,月亮常常與蟾蜍相聯系,在日和月的關系上,神話又往往以人類社會家庭關系加以說明,如把它們看成是父與母或兄與妹的關系。其他如夸父逐日、羿射十日等,均與日月神話有關。

中國古代神話,源遠流長,不僅記載早,品類多,而且不少古老的神話,至今依然在民間口頭上流傳,特別是在中原地區,中國遠古一些著名的神話,如關于大禹、黃帝(軒轅氏)、女媧、伏羲、盤古、夸父等神話,大多仍以口頭形式流傳于河南等地區。還有關于舜、蚩尤、后羿、啟的神話,今仍在河南、河北以及南方一些省份流傳著。由于流傳時間久遠,這些神話與古文獻上記錄的,在具體情節上有所不同,出現許多變異。特別明顯的是發生神話間的融合及地方化的現象。如“洪水遺民,再造人類”的神話與開辟神話融在一起,以及指出某些古神話人物的地方遺跡等。也有的融進一些后世宗教的觀念。這些現在仍流傳不衰的神話,經過演變,自然不同于原始古典神話,但卻可以證明和補助文獻記錄的材料,實有裨于中國神話學的研究,特別是對弄清有關神話發展的古今形態具有重要作用。

中國神話是多民族的創造。在上古時代,中國各民族的祖先就開始了他們的生息、繁衍和生產活動。中原黃河流域的夏族,東部淮河流域的東夷,南方長江流域的三苗,以及西北的氐羌,大漠南北的葷粥(山戎、獫狁)等都是創造中華民族古老歷史文化的參與者。今天,除漢民族外,中國已有55個少數民族。這些民族的神話,豐富多采,構成中國神話的重要部分。它們有些被記錄在民族歷史典籍中,如《東巴經》、《西南□志》、《蒙古秘史》等;有些保存在各族人民的記憶中,今天仍在口頭上流傳。中國少數民族神話以開辟神話、洪水神話、日月神話、動植物起源等為多,還有一些關于民族姓氏來源的神話。由于各民族歷史文化及經濟發展不同,這些神話大多有鮮明的民族特色,表現出多族多源的特點。

各民族的創世神話,想象豐富,情節也頗曲折。著名的有納西族創世神話《人祖利恩》、壯族神話《布洛陀與妹六甲》、□族神話《人類和石頭的戰爭》、《開天辟地》等。在《開天辟地》中,四個創造神用四根銅柱撐天,用四把笤帚,掃了天的四方,使天地遠遠分開。此外,還有布依族神話用犀牛角撐天,以及用藍寶石補天(納西族)等。在再造人類的神話中,除兄妹結婚,繁衍人類外,還有開辟神撕下皮肉拋入海中變人(高山族)、兩神膝蓋相擦生人(臺灣雅美人)以及石生人、竹生人等多種。有些神話還常常具有民族起源的內容,把民族起源和人類由來看作是同時發生的。


日月神話中,苗族的金銀鑄日月神話以及壯族的《侯野射太陽》、瑤族的《射太陽》、布依族的《王姜射日》、□族的《吉智高盧射日月》、布朗族的《顧米亞射日月》等,都各有特色。此外,還有金鉤掛日月、公雞請太陽等美麗的情節。

中國少數民族神話,由于過去各民族發展的不平衡,形態不盡一致。有的比較古老和原始,有的則滲進了奴隸制、封建制時代的意識,反映出各族人民不同社會發展階段的理解與想象。這些神話,近年來得到大量記錄和搜集。有些在神話學上具有相當的價值。

中國神話在人民口頭創作史及文學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神話在文學史上有很重要的地位。它是對中國各種文學創作較早發生影響的一種體裁。它的題材內容和各種神話人物對歷代文學創作及各民族史詩的形成具有多方面的影響,特別是它豐富的想象和對自然事物形象化的方法,對后世作家的藝術虛構及浪漫主義創作方法的形成都有直接的淵源關系。它的口頭敘事形式也成為敘事文學體裁如小說等的先河。不少神話直接為作家、藝術家提供了創作題材。其中有些著名神話,還成為人們經常援引的典故。神話的美學價值、歷史價值與認識作用是密切聯系在一起的,是了解人類童年生活和心理的鑰匙。它對研究古代社會婚姻、家庭制度、原始宗教、風俗習慣等,都有重要參考價值。

中國神話在中國古代,即受到一些先哲、史家、學者的注意。他們不僅在著述中加以記述和援引,而且還對神話提出過一些片斷的見解、解釋和說明。但更多的是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排除其虛幻想象的成分,企圖從中尋找歷史的根據。于是在一些古代典籍中便出現將神話歷史化的傾向。現代中國學者對古代神話做過不少的整理與研究,運用了西方人類學派等的神話學觀點進行探討,取得了相當的成績。諸如茅盾的《中國神話研究ABC》、聞一多的《伏羲考》等,都是這方面值得注意的著作。還有許多民族學者、民間文藝學者、文學史家撰寫了不少論文和專著,推進了中國神話學的發展。袁珂的《古神話選釋》、《中國古代神話》等,對中國古代神話,分別作了注釋和整理。隨著社會科學和民間文學事業的發展,中國少數民族神話和史詩也得到了重視和研究,并出現了一些可喜的成果。中原地區神話的口頭傳承與流變,也有人進行考察和探索。中國神話學的建設正在前進中。

以上內容由歷史新知網整理發布(www.qbuluo.com)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閱讀:

萬歷帝國本之爭是怎么一回事?

張獻忠屠川一天20萬少婦受辱蒙難

日本人為何逼溥杰娶日本女?

分頁: 1 2 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适合年会的诗歌朗诵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