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門之變:一朝見天日

Nov09

奪門之變:一朝見天日

時間:2018/11/09 14:28 | 發布:歷史 | 分類:明朝歷史

身陷土木堡


  滅亡后,蒙古的漠北勢力分裂成瓦剌和韃靼兩部。不久瓦剌歸附明朝,其首領脫歡受封順寧王。到英宗時,脫歡之 子也先已統一了漠北蒙古,瓦剌勢力盛極一時。為騙取明朝物品,名義上稱臣的瓦剌經常以朝貢的方式來明朝索領賞賜。正統十四年(1449),瓦剌派人向明朝 貢馬,把派來的2000人謊報為3000人。假相被戳穿后,仍蠻橫地要求按3000人領取賞賜。已在朝中獨攬大權的王振氣憤不已,直接拒絕了貢使的無理要 求。

  七月,早已對中原大地饞涎欲滴的也先借口明朝“侮辱貢使”,出動大軍進犯明朝。英宗聞之,立即召集朝臣商議御敵之策。王振見建功 立業的機會來了,就極力鼓動英宗御駕親征。年輕氣盛的英宗哪里受得住王振的吹捧奉承,不顧眾多朝臣的反對決定御駕親征。英宗攜王振率領50萬大軍開赴大同 前線,命?王留守北京。經過10多天的艱難跋涉,明軍到達大同前線。此時,雙方的一場惡戰剛剛停息,滿山遍野都是戰死的明軍尸首,直看得英宗與王振 心驚肉跳。王振看到英宗臉上流露的怯意,謊稱瓦剌軍見皇上御駕親征已被嚇回漠北,勸諫英宗退軍。英宗見有臺階,即刻詔令班師回朝。

  王 振的家鄉蔚州離大同很近,王振就想借機回家鄉顯擺一下。糊涂的英宗爽快地答應了,命令大軍繞行蔚州。不日,大軍行至懷來等候后面的輜重,在懷來城外的土木 堡安營扎寨休息。英宗不知道,也先自從得知他御駕親征,就已經派探子盯住了他。英宗剛在土木堡落腳,也先就得到密報,急令軍隊向土木堡靠攏。因而等英宗準 備啟程繼續前行之時,才發現自己已被瓦剌軍團團圍住。土木堡是缺水少糧之地,明軍很快就陷入絕境。猶如困獸的明軍別無他法,只得向外突圍。瓦剌軍兩面夾 擊,把數十萬明軍包了餃子。見大勢已去的護衛將軍樊忠悲憤至極,一鐵錘砸爛了王振的腦袋。

  盡管明軍全軍覆沒,但英宗卻奇跡般地活了下 來,被也先虜至漠北。也先以為撿了個大便宜,夢想著用英宗做利器拿下中原。不想北京得到英宗被俘的消息,經歷一番混亂之后重歸平靜,留守北京的?王朱祁鈺 被擁立為皇帝,是為景帝。聽到景帝即位的消息,也先有些失落,但還是心有不要利用英宗這個籌碼。十月,也先帶著英宗兵臨北京城下,領20萬大軍迎 戰。幾番交手,也先沒有占到便宜,就想用送還英宗之計誘殺于謙等人,于謙予以嚴詞拒絕。也先見戰局對自己越來越不利,就下令回撤。于謙得知消息領兵窮追猛 打,也先被打得潰不成軍,倉皇逃回了塞外。

七載入囹圄


  回到塞外,也先才意識到英宗是一塊燙手的山芋,留著沒用,殺又殺不得。也先索性把英宗送還北京,可這會已坐穩皇 位的景帝唯恐避之不及,哪肯心甘情愿地接受?但英宗畢竟是大明的君主,景帝迫于社會輿論還是磨磨蹭蹭地把他接了回來。景泰元年(1450)八月,英宗回到 闊別一年的北京,被心存芥蒂的景帝安排在南宮居住。

  景帝為了斷除英宗復位的念頭,令心腹把南宮封閉起來,只在大門上留一個小口用來遞 送必需的生活用品。同時,景帝還在南宮外圍安置了錦衣衛,不間斷地監視英宗的一舉一動。就這樣,一位堂堂的太上皇開始了長達7年的囹圄生活。其間,景帝又 背棄當初即位時的承諾,把英宗的長子、太子朱見?廢為沂王,改立自己唯一的兒子朱見濟為太子。但朱見濟沒有做皇帝的命,被立為太子后不到一年就死了。景帝 再沒有兒子可立為太子,但又不想讓朱見?復太子位,儲君的位子就空了下來。整天待在南宮不見天日的英宗,聽到兒子朱見?被廢的消息不禁潸然淚下,可自己已 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又怎能顧上兒子?

  景泰八年(1457)正月,景帝身患重疾一病不起。平日里不太引人注目的儲君問題,一下子成 為朝野關注的熱點。人們心中有一個大大的問號:景帝遲遲不立太子,他去世之后誰來繼位呢?就在朝臣們議論紛紛之時,京師團營提督石亨、副都御史徐有貞、團 營都督張輒、宦官頭目曹吉祥等人已悄悄地聚在一處,謀劃著設立儲君之事。就在這時,景帝召石亨進宮,讓他代為主持祭祀大典。石亨知道景帝時日不多,就把曹 吉祥、徐有貞召集起來,說:“皇上快要撐不住了,我們得早做打算。”曹吉祥聞之,說道:“朝臣的意思是把沂王朱見?重新立為太子,我覺得與其這樣還不如把 太上皇從南宮迎出來復位。”其他人一聽此話,無不贊成。

一朝見天日


  正月十六日凌晨,石亨謊稱邊關傳來緊急軍情,以護衛京城為名調集軍隊入城。很快,石亨就騙過守城衛士,領兵闖入 皇宮,并把各個城門關閉。隨即,石亨等人來到南宮,試圖打開門鎖。可南宮的門鎖已銹蝕不堪,怎么也打不開。情急之下,徐有貞命令軍士抬來一根粗壯的木頭撞 門,但撞了半天也沒有撞開。石亨等人眼看著天就亮了,不禁心急火燎起來,派幾名軍士翻墻而入,內外使力把宮墻砸開。

  英宗早被驚醒,坐 在屋內等石亨等人進來。英宗問:“你 們 是 什 么人?”石亨等人趕忙跪地,齊呼萬歲:“請太上皇復位!”英宗不吭聲,任由石亨等人攙扶著登上輦車,直 奔奉先殿而去。輦車行至東華門,守門衛士欲上前阻攔,英宗在車內大聲說道:“我是太上皇!”守門衛士聞之趕忙放行。如此英宗兵不血刃進入奉天殿,并在久違 的皇帝寶座上坐定,這時東方天空已泛出魚肚白。石亨即令軍士大開各個宮門,鳴鐘擊鼓引朝臣們進殿。等眾朝臣像往常一樣魚貫進入奉天殿,不禁被眼前的一幕驚 呆了。半晌,才有人反應過來:這不是被幽禁在南宮的太上皇嗎?只聽徐有貞站出來高喊一聲:“太上皇復位啦!”朝臣們立即跪倒高呼萬歲。見群臣驚愕,英宗安 撫道:“大家各謀其事、各安其位!”

  這時,還躺在病榻上的景帝,看見太監慌慌張張地闖進來:“太上皇復位了!”一下癱軟在床。英宗復 位的消息對景帝的病情無異于雪上加霜,不出一個月,突然遭奪權的景帝就一命嗚呼了。英宗廢黜死去的景帝帝號,以親王之禮埋葬他,并稱其為?戾王,暗含終身 為惡、死不悔改之意。同時,英宗下令處決了一批擁立景帝的朝臣,于謙、王文等人因此慘遭毒手。

    分頁:12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适合年会的诗歌朗诵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