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萬北伐軍為什么能輕輕松松的打倒北洋軍閥?

Nov25

說到“北洋軍閥”其實這個軍閥從字面的意思來看應該還是非常厲害的了,但是我們仔細的分析的話,你會發現那就是這個軍閥好像非常的脆弱,脆弱到只有幾萬的北伐軍卻能輕輕松松的打倒北洋軍閥了,那么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下面我們就著這些問題一起來分析揭秘看看吧,感興趣的網友一定不要錯過了!

北伐戰爭前后的這段歷史,其實比教科書上的只言片語要復雜的多!當時北伐軍的力量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弱,而北洋軍閥也沒有書本上描述的那么強。其實北洋和國民政府,雙方都存在很多的問題,北伐戰爭的過程也是反反復復,并非是吹枯拉朽,一邊倒式的戰爭。

這里先講一下當時的背景。孫中山在北京病逝后,廣東革命政府的內部,內訌不斷。先是國民黨的左、右派之爭,接著是國共之爭。最后大家坐下來達成了共識:先北伐,打倒了北洋軍閥之后再說。

與之同時,北洋軍閥方面也是內訌不斷,軍閥之間相互打,一天都沒有消停過。

首先是吳佩孚,他其實是最慘的。第二次直奉戰爭后,吳佩孚的精銳全部被消滅。在奉軍和馮玉祥的聯合進逼下,吳佩孚只得灰溜溜的乘軍艦南下,準備到湖北東山再起。因為當時的湖北督軍蕭耀南是吳佩孚一手提拔的心腹,吳佩孚對蕭很信任。然而蕭耀南根本就不歡迎吳佩孚,他派人給吳佩孚帶信,讓吳佩孚別進湖北。吳佩孚走投無路,只得又灰溜溜的回洛陽老巢了。沒過多久,鎮嵩軍殺進了洛陽,吳佩孚再次灰溜溜的宣布下野。這個時候蕭耀南派人跟吳佩孚說,愿意出路費,讓吳出國。其實蕭是怕吳佩孚在河南待不住了,又回湖北對自己不利。

吳佩孚正在猶豫的時候,馮玉祥的部隊又殺到了河南,準備把吳佩孚逼出河南。吳佩孚當時就火了,準備乘火車到湖北,跟蕭耀南掰掰腕子。結果蕭耀南派人把京漢鐵路給拆了,就是不讓吳佩孚入湖北。無奈之下,吳佩孚只得在湖北的廣水縣下車。一時間茫茫中國,竟無吳佩孚的棲身之地,簡直就是慘吶。

再看孫傳芳和張作霖,這兩位此時也沒有好到哪去。在解決了吳佩孚之后,張作霖和馮玉祥又內訌了。當時的情況是張作霖略強一點,馮玉祥稍弱一些。馮玉祥為了扳倒張作霖,暗中拉攏了直系的孫傳芳,讓他在南方起兵驅逐張作霖的勢力。

1925年10月,孫傳芳聯合陳調元,二人在江蘇和安徽大敗奉軍,全殲奉系三個師,控制了江蘇、浙江、安徽、江西、福建五省,孫傳芳自稱五省聯軍總司令。號稱有二十萬之眾,但其實都是臨時擴充的部隊,戰斗力并不強。而且孫傳芳只是名義上的總司令,其實五個省都是各有督軍。

當孫傳芳對奉系反擊時,馮玉祥也派人乘機奪取了山東、直隸。正當張作霖想全面反攻的時候,郭松齡又被馮玉祥給策反了。馮玉祥再次乘機奪取了天津,把戰線推進到山海關。此時的張作霖都打算下野了,后來是在日本人的幫助下才平定了郭松齡叛亂。但經此一戰,奉軍的精銳也內耗的差不多了。

郭松齡反奉的時候,馮玉祥沒有出手,在一旁冷眼旁觀。等到張作霖平定郭亂后,明擺的就要開始報復了。于是,馮玉祥宣布下野。跑去找吳佩孚聯合,準備跟吳佩孚聯合反奉。

馮玉祥當時為什么找吳佩孚呢?這是因為此時湖北督軍蕭耀南的日子也不好過,段祺瑞被馮玉祥和張作霖請出山之后,以中央政府的名義打壓蕭耀南。身在南京,同為直系的孫傳芳通電全國,號召全國的直系同仁眾志成誠,不要內訌,共同討伐張作霖。再加上當時蕭耀南身邊的心腹也都是吳佩孚的心腹,他們都贊成迎回吳佩孚。蕭耀南無奈,只得請回吳。于是流浪了幾個月的吳佩孚就回到了湖北,就任十四省討賊總司令。

吳佩孚東山再起,馮玉祥肯定要巴結了。可問題是,馮玉祥跟吳佩孚是死仇。吳佩孚的十四省討賊總司令,討伐的是他馮玉祥,不是討張作霖。所以,吳一出山,就發出通電,把聯馮討張變成了聯張討馮。

1926年4月,張作霖、吳佩孚、張宗昌、閻錫山等各派軍閥,組成了“討赤聯軍”。向馮玉祥的國民軍大舉進攻,國民軍被迫放棄天津、北京,撤至南口預設陣地防守。這一下,北方開始了四個月的大混戰。

吳佩孚聯合張作霖打馮玉祥,表面上看沒什么毛病。可問題是,湖北督軍蕭耀南不贊成打馮玉祥。吳佩孚在當時是個光桿司令,所有的軍費都要靠蕭耀南在湖北籌劃。所以吳佩孚的內部其實是很不團結的!并且吳佩孚把湖北的精銳全部調到了北方打馮玉祥,這就導致湖北的兵力空虛,對湖南的控制很不牢固。

當時的湖南督軍是趙恒惕,他有四個師。另一個湖南的實權派唐生智跟他不和,而且唐生智傾向革命。于是趙錫桓就跟唐生智在湖南打了一仗,唐生智不敵趙錫桓,向廣東方面請求支援。乘這個大好機會,北伐軍的第四、第七兩個軍先期進入湖南,協助唐生智穩定了湖南南部的局勢。唐生智和趙錫桓各占半個湖南,唐生智的部隊也隨即加入了北伐軍,被編為第八軍。而且當時,湖北督軍蕭耀南病死了,湖北駐軍群龍五首。這一來一往,北伐軍的實力加強,吳佩孚一系的實力大大削弱。

1926年7月9日,蔣中正就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一職。北伐軍在廣東誓師北伐。當時吳佩孚的軍隊還在北方跟馮玉祥死磕,后院起火了還不知道!這也就是為什么北伐要先打吳佩孚的原因,因為北伐軍已經先期拿下了半個湖南,湖北的兵力空虛。

當北伐正式開始之后,馮玉祥的國民軍也被打的半死不活了。張作霖當時沒把北伐軍太當回事,覺得就是是一幫烏合之眾,吳佩孚應該能搞定,馮玉祥才是心腹大患。另外他想讓吳佩孚跟北伐軍打一個兩敗俱傷,所以他就沒有支援吳佩孚,對戰爭采取觀望態度。

另一個直系悍將孫傳芳,他跟張作霖想得是一樣的,也覺得北伐軍不過是烏合之眾,吳佩孚應該能搞定。他也想吳佩孚和北伐軍打一個兩敗俱傷,他好去收拾殘局,也不派兵去增援吳佩孚。然而前面也說了,吳佩孚的主力部隊正在北方進攻馮玉祥的國民軍,而在湖南、湖北的兵力雖然號稱有十萬人,但都是一些戰斗力很弱的雜牌軍。

并且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前面提到過,吳佩孚他自己是光桿司令,手底下的兵全部都是別人的。湖北督軍蕭耀南讓著他,所以湖北的軍隊都讓他指揮了。但是當時跟吳佩孚同屬一個聯盟的河南督軍靳云鶚就沒有蕭耀南那么好的脾氣了。吳佩孚打馮玉祥,靳云鶚支持,因為馮玉祥威脅大;吳佩孚挨北伐軍打,他就不支持了,因為他覺得北伐軍離自己還遠的很。他也想讓吳佩孚跟北伐軍打個兩敗俱傷,他再去收拾殘局。

由此也可見,吳佩孚號稱二十萬之眾。然卻實力虛弱,表面地盤有河南和湖北的全省、直隸與湖南的部分。但事實上,河南、湖南、直隸的軍隊都是自成體系,根本不甩吳佩孚。吳佩孚可依靠力量非常有限。

等到吳佩孚調兵回湖北的時候,湖南全省都被北伐軍攻克了。這個時候的吳佩孚,他是以湖北一省的力量單挑擁有廣東、廣西、湖南三省的北伐軍,他要不輸都見了鬼了!等到北伐軍進軍湖北,在丁泗橋和賀勝橋連戰連捷,包圍了武昌后。吳佩孚已然是大勢已去,他帥余部逃到了河南。這個時候靳云鶚該救援了吧?然而并沒有。

靳云鶚駐軍雞公山,直接以河南省最高統帥自居,下令收繳了吳佩孚衛隊的軍械,逼走了吳佩孚。在這種情況下,吳佩孚根本無力反攻湖北。所以吳佩孚這一系,與其說是被北伐軍打敗的,倒不如說是自己的人不團結,自己把自己玩死的。

吳佩孚被消滅后,就輪到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了。他跟吳佩孚一樣,雖然號稱擁有二十萬大萬,坐斷東南五省。但事實上,他的政治根基非常淺薄。這一點前面也提過,孫傳芳統治的五個省,各有督軍。名義上聽他指揮,然而背地里卻是各懷鬼胎。

福建和浙江兩省非常反感孫傳芳的統治,自治傾向比較濃厚。當北伐軍一路上攻過來時,當地的本土軍隊望風迎降,紛紛倒戈。浙江的本土派夏超(浙江自治運動領袖)甚至直接舉兵謀反,試圖策應蔣介石。當北伐軍進逼南昌的時候,孫傳芳的長江海軍就開始與蔣介石媾和秘密倒戈。結果,南昌一場敗仗下來,孫傳芳就在江南地區完全站不住了!當時他手上還有江蘇、安徽兩省的部隊,然而這并沒有什么卵用。北伐軍已經控制六個省了,現在的實力對比是北伐軍的六個省削他兩個省,吊起來打都可以。

其實北洋軍閥當時如果聯合起來,實力還是很強的!馮玉祥不就被他們打垮了么?然而現實卻是不管誰挨打了,第三方就是不去救,坐視其被北伐軍消滅,然后再輪到自己遭殃。反觀北伐軍,雖然內部也有隔閡,但他們的目的卻是一樣的,就是先消滅北洋軍閥。其它的都可以緩一緩。

當孫傳芳敗退江北后,北伐戰爭的第一階段也宣告結束。縱觀這一階段的戰爭過程,吳佩孚和孫傳芳的實力真的是被夸大了。雖然號稱有四十萬大軍,但精銳不多。北伐軍雖然只有十萬人,但實力不可小覷。這除了共產黨的影響力之外,蘇聯的幫助也是關鍵因素。另外,馮玉祥在北方牽制住了張作霖的部隊,讓他不敢南下。間接的也幫助了北伐軍能夠順利的消滅吳佩孚,打殘孫傳芳。

張作霖和吳佩孚聯手打他后,馮玉祥直接就去了蘇聯找援助。等到北伐軍誓師后,他就從蘇聯回來了,在蘇聯的幫助下整頓軍隊,于1926年9月在綏遠五原誓師,宣布擁護三民主義,國民軍全體加入國民黨,響應北伐。而在此后不久,閻錫山也宣布加入國民國民軍,山西全省響應北伐。這個時候的實力對比,是蔣介石、李宗仁、馮玉祥、閻錫山四派人馬圍毆張作霖和孫傳芳。

所以總的來說,北伐戰爭并不是想象中的十萬人馬PK七十萬大軍。雙方真實的實力對比,沒有數據上展示的那么懸殊。雖說北伐軍在早期面對吳佩孚和孫傳芳的時候,兵力上確實有差距,但是北伐軍的裝備比北洋軍好太多了。據蘇聯顧問的統計:北伐軍十萬人,擁有九百多支機關槍;北洋軍七十萬,卻只有一千多支機槍。北伐軍擰成一股繩,北洋軍卻是分散在各地。這就好比北伐軍是一個拳頭,北洋軍是五根手指頭。手指頭戳人戳不疼,一拳頭過去立馬能把手指頭打骨折。

另外,信仰也是很關鍵的因素。北伐軍在北上后,利用基層黨員不斷地擴充實力,可謂是越打越強。而北洋軍閥仍然是清朝時期的那種老套路,先用巨資砸出一支軍隊,然后就沒有任何的預備兵員了。軍隊打完了就完了,沒有二次武裝的能力。這種軍隊,被日本人戲稱一次性軍隊!而北伐軍是靠蘇聯援助,有革命信仰的軍隊。軍隊損失了隨時刻可以補,依靠基層黨組織,兵源壓根就不是問題!

關于信仰,最后再說一個小故事。寧漢政府合流后,第四軍的國共士兵反目成仇,在戰場上拼刺刀時相互質問對方,為什么叛變革命!著實令人唏噓不已。

當時的北伐軍,都是有信仰、有理想的一群年輕人。但是年輕人往往會被政治家們左右,變成了時代的炮灰。

以上內容由歷史新知網整理發布(www.qbuluo.com)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分頁:12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适合年会的诗歌朗诵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