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被殺謎團:加害他的兩個告密者是誰

Nov18
從告密現象這一角度而言,秦帝國并不是一個成功的帝國。相比后來的唐武后、明太祖、康雍時代,秦帝國寫進法律的告密因為無人呼應而成了小兒科。秦滅后,劉邦建立漢朝,已經幾乎被六國百姓扼制的告密文化才算蘇醒過來。開國功臣韓信則成了第一個受害者。

韓信是個軍事天才,但他在識人處世上的智慧幾乎等于白癡。從小就家境貧寒又早年喪了雙親的他時常遭到同鄉地痞的欺辱,江蘇淮陰在那個時代或許非常盛產流氓,韓信經常能遇到這樣的人。不過,之所以這些流氓總欺負韓信,與韓信自己有很大關系。他從小就熟讀兵書,學成后總覺得自己是大將之才,常挎一根木劍四處招搖,這種特立獨行難免會讓那群流氓產生好奇,先是認為與他身份不符,隨之而來的就是侮辱。韓信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鉆了一個流氓的褲襠,后人稱之為“胯下之辱”。

項羽與劉邦紛紛揭竿而起反秦后,韓信跟了項羽,項羽并沒有認識到這是一個軍事天才,只是讓他擔任了自己的糧庫站長。韓信當然認為自己不是干這個的,于是跑到了劉邦那里。

結果,劉邦也沒有看上他。倒是劉邦手下的蕭何在與他的談論中發現此人是個天才。楚漢戰爭前期,劉邦手下的許多人見他總被項羽打敗,所以都逃跑了。韓信也逃跑,但卻被蕭何追了回來,劉邦在蕭何的建議下任韓信為將,韓信正式登上了楚漢戰爭的舞臺。

四年后,也就是公元前202年末,已經被封為齊王的韓信率三十萬大軍在垓下(今安徽靈壁東南)將項羽的九萬兵馬團團包圍,項羽僅帶二十八人沖出重圍,逃至烏江,又被韓信的部隊追擊,項羽在吟誦了幾句詩歌后,揮劍自刎,楚漢戰爭以劉邦的勝利而告結束。

楚漢戰爭的結束標志著天下已經歸劉邦所有,但是,有一個國家不肯投降,這個國家就是魯國,魯國不承認劉邦是天下之主,還要為項羽奮戰到底。劉邦派人告訴他們,項羽已經死了,他們不信,最后,劉邦只好把項羽的人頭拿給他們看,魯國才放下武器,投降了劉邦。

就在與魯國對峙期間,劉邦只帶了幾個隨從,在韓信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沖進了他的軍營,把韓信的官印和兵符全都收繳。韓信一下就成了光桿司令。

這件事可以給我們兩個啟示:第一,劉邦在得到天下后對功臣,特別是韓信的猜忌之心非常重;第二,韓信雖然能帶兵打仗,卻不善于治軍,不然不會讓劉邦那么輕松地進入軍營,韓信在軍隊的管理上相當差勁。第二年,劉邦大封功臣,就把韓信封為楚王,理由是,那里是你的家鄉,你對當地情況比較熟悉,但并沒有給他任何兵。

此時,韓信是個沒有牙齒的老虎,只能聽從劉邦的擺布。他在楚王位上只待了四個月,朝廷就發生了一件事。有一天,劉邦召見群臣,臉色灰青,漠然地對臣子們說:“有人告發楚王韓信要謀反,怎么辦?”

這個告密者到底是誰,司馬遷沒有給我們答案。但從種種跡象來看,的確有這樣一個告密者,而不是劉邦信口雌黃。韓信此時已經是個光桿司令,劉邦沒有必要采用欺詐的手法來懲治他。不過,這個告密者肯定熟透了劉邦的心理。韓信與劉邦其實并不和,早在楚漢戰爭期間,劉邦被項羽圍困,急切希望韓信來解救。但韓信卻趁火打劫,讓劉邦把自己剛攻占下來的齊地獎勵給他,而且要封他為齊王。劉邦當時可是咬著牙讓韓信做齊王的。告密者很可能從這一信息上吃透了劉邦對韓信并不那么友好。所以,即使韓信沒有想造反,由于偏見,劉邦也會認為韓信會造反的。眾人都認為告密屬實,就商量對策。商量的結果是,不能去###韓信,因為韓信是個打仗的天才,劉邦的臣子中沒有這樣的天才。

有大臣建議說,既然不能強攻,只能智取:“古時天子常到各地巡游打獵,借此機會與各地的諸侯相會。南方有云夢澤(湖南益陽以南、湖北江陵以北之地),您可以說到云夢巡游,會見那一帶的諸侯,韓信聽說陛下到了云夢,按照禮儀,必來見陛下,陛下乘其不備,只用一個壯士就能生擒他。”

劉邦認為,這的確是個好主意,便向天下發布通告,說要到云夢澤游玩。并專門遣使告訴韓信,讓韓信前往云夢相見。


韓信聽到消息后,是很猶豫的。他不知是該去還是不該去。據史料記載說,韓信當時感覺到劉邦來者不善。他左思右想,自己到底有什么秘密被劉邦知道了,結果想來想去,就想到了自己的老鄉,曾經追隨項羽的大將鐘離昧身上。

項羽死后,鐘離昧并沒有陪項羽去地府,而是逃到楚地,聽說好朋友韓信在做楚地的王,就跑來找韓信尋求保護。韓信想都不想,答應下來。劉邦曾發布通緝令通緝過鐘離昧,但因為沒有告密者,所以毫無消息。

韓信認為,問題可能就在鐘離昧身上,大概是有人告密,說我私藏國家罪犯。韓信于是跟鐘離昧商量,希望他能老實點,跟自己去見劉邦。

鐘離昧苦笑,卻又很鄭重地提醒韓信:“你若將我逮捕交給劉邦,以此向劉邦獻媚,那么,我今天死,你也將隨后而亡。”

韓信當時很窘迫,他有點后悔當時收留鐘離昧了,既然鐘離昧不肯老實與他合作,那么只有殺了他。據說鐘離昧自殺前,說韓信:“你真不是一個仁厚之人!”

這話如果放在二人的關系上,的確如此;但若從國家利益的角度來講,韓信的確是個忠貞之臣。

不過,韓信想錯了。當他提著鐘離昧的首級見到劉邦,還沒有作一句解釋,劉邦就一聲斷喝,武士把韓信捆了起來。然后,就啟程回臨時國都洛陽。

上車時,韓信不知是哪里來的書生氣,喟然長嘆:“果然像人們說的那樣:‘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當然應該被烹了。”

劉邦可不想讓人誤會自己是這樣一個人,他爭辯道:“你還不知道我為什么要抓你,是因為有人告密,說你要謀反。”

韓信無話可說,總之,現存的史料并沒有記載,韓信當時有過爭辯。到洛陽后,劉邦思來想去,認為韓信雖然要謀反,但功大于過,所以就把他貶為淮陰侯,讓他去淮陰好好反省去。韓信無緣無故地被貶,當然牢騷滿腹,常常稱病不朝。劉邦也不是不理解韓信心中的不服,這位皇帝也是沒有辦法,所以對韓信的軟對抗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可這種情況并沒有持續多久,告密者又告發了韓信。

韓信這個人似乎命運很不好,小時候無依無靠,好不容易被劉邦封為大將軍,只領兵四年就被剝奪軍權,然后是被人告發謀反。這次又是被人告發謀反。不過這一次,告密者留下了姓名,這個人叫欒說。欒說的哥哥是韓信的舍人,也就是家臣,很可能是在處理一些事情上不符合韓信的心意,韓信就把此人囚禁起來,同時還聲稱要對其進行嚴厲的制裁。

欒說在看望哥哥的過程中,哥哥的處境讓他感到了無助。據史料給我們的信息,可以得知,就是在欒說與哥哥見面的時候,這位韓信最信任的家臣把韓信要謀反的消息告訴了欒說,欒說毫不遲疑,為了能解救哥哥,立即向朝廷告密,說韓信要與陽夏侯陳謀反。陳是漢朝的開國功臣,當時被任命為巨鹿守。公元前197年,陳任代國的丞相。漢朝規定,諸侯王的丞相都由中央政府派遣。不久,他自稱代王,聯合韓王信、燕王綰舉趙代之兵反叛,劉邦親率大軍北上征討,呂后及蕭何守衛國都長安。

有一天,呂后慌忙召來相國蕭何,把欒說的告密說了一通,最后認定,韓信肯定是和陳商量過謀反的事情。

聽了呂后的話,蕭何也覺事態嚴重。經過密謀,兩人決定:由蕭何去見韓信,詐說叛軍已經被劉邦平定,陳已死,諸侯與群臣皆入朝祝賀,也請韓信入朝致賀。

以上內容由歷史新知網整理發布(www.qbuluo.com)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部分內容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分頁:123
    關于本站
    讀歷史故事,了解歷史人物,盡在歷史新知網。
    适合年会的诗歌朗诵500